【养猪教育家】影响猪肉消费的数据逻辑推理:人口的拐点
发布时间:2018/3/12 13:49:43  新闻来源:行业动态 浏览次数:632
--人口的逻辑:
1)人口变化趋势一旦形成,短期内无法扭转。
2)年龄在14-65岁之间的劳动力人口,特别是从事体力工作的劳动力人口,是消费的主力。
3)城镇化是消费增长的主要推动力。
--基本结论:
从人口角度看,2013年是猪肉需求的顶点,之后的需求萎缩基本不可逆。
劳动力人口的拐点
今年1月,国家统计局公布新生儿数量低于上年,一时成为关注焦点。但对于猪肉乃至食品消费来说,婴幼儿数量的变化至少在短期内无足轻重。在每一个具体的时间段,猪肉消费的主力人群是劳动力人口,特别是从事体力工作的劳动人口。考虑到中国劳动力人口的特点,我们将其年龄段确定为15-64岁。现在看一下15-64岁年龄段的人口数量(本文所引用的人口数据,如无特别说明均来自国家统计局):
由上图可见,劳动力人口在2013年达到顶点,之后4年持续下降,2017年降幅加速。从绝对数量看,2017年15-64岁人口总量为10.01亿人,按此趋势,2018年肯定要下降到10亿以下。再看从事体力劳动的主力群体农民工:
50岁以下农民工数量也是在2013年达到顶点,约为2.28亿人,之后4年虽有反复,但总的趋势也是缓慢下降。从年龄结构看,2011-2017年,50岁以上农民工占比迅速上升,明显快于农民工数量整体增速,至2017年已经超过20%。从以上两方面的数据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:猪肉消费的主力人群数量在不可逆地减少。
城镇化的本地化趋势
与消费人群数量相比,更关键的指标是消费水平。后者和城镇化水平紧密相关。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猪肉消费持续增长的背景,就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的城镇化进程。农村人口转移到城镇,主动或被动地享用了相对更高的肉类消费水平,其中大头就是猪肉。1995-2017年,22年中,中国城镇化率从29%上升到58.5%,基本翻了一番;人均消费水平也从25公斤上升到40公斤左右。城镇化高速推进的背后,其内涵已经发生改变。先看和流动人口有关的数据:人户分离人口数量和流动人口数量都在2014年达到顶点,分别为2.98亿人和2.53亿人,之后逐年下降。
这种趋势一方面说明城镇化在加速(除了一线城市以外,城镇户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获得),另一方面则说明农村每年能够提供的转移人口数量在不可逆减少。更重要的是,这表明近年来城镇化呈现出本地化趋势加强,跨省流动趋势减弱。从不发达地区到发达地区的人口流动有减少的趋势。这样,发达地区的人口数量增长速度放慢,北京和上海在最近两年开始净减少,对消费增长的推动随之弱化。
未成年人驱动的城镇化
现在我们对城镇人口的增加做一个稍微细致的分析。一般来说,城镇人口的增量来自于以下几个渠道:1)原有城镇人口的净增加(出生人口减去死亡人口);2)城镇通过城区规划扩张直接消化郊区农村人口;3)农村适龄未成年人通过教育途径进入城镇各级学校;4)农村人口通过就业进入城镇,即农民工;5)其他途径。其中农村人口通过教育途径和就业途径进入城镇,是过去几十年来城镇化的主要动力。2010年以来,这方面的人口流动情况见下表:
由表可知,自2010年以来,进入城镇各级学校(包括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中专等)的农村学生稳定在800-850万人的水平。另一方面,同期农民工年增量从2010-2011年的上千万人减少到不足500万。数量对比发生反转的时间节点也在2013年。可见,城镇化的主要驱动因素已经从就业变成教育,流入城镇的农村人口主体由成年人变为未成年人,而且这些未成年人还呈现出逐步低龄化的趋势。无疑这又是一个不利于肉类消费增长的转变。
 
城镇消费水平的天花板
从人均消费水平来看,城镇化对猪肉消费的提振作用已经严重弱化,因为城乡消费水平实际上已经相差无几。
由上图可见,自2013年起,城乡家庭人均猪肉消费量之差已经不足1公斤/人。仅从猪肉消费量数据来考察,已经不容易判断哪里是城镇,哪里是农村了。而城镇家庭本身的消费水平,自2002年之后,除个别年份外,一直徘徊在20公斤/人的水平。近年还有小幅下降,这与流入城镇的农村人口低龄化趋势是相适应的。除了家庭消费外,随着收入的提高和农村社会保障体系的逐渐完善,农村居民在外出餐饮消费和猪肉加工品消费的差距也在迅速收窄。因此我们有把握说,就目前而言,城镇化进程已经不能必然带来猪肉消费水平的整体提升了。
 
总结:需求顶点在2013年
总结一下,可以看到2013年是若干重要指标的时间节点:1)15-64年龄段人口数量在2013年达到顶点,之后不可逆下降;2)50岁以下民工数量在2013年达到顶点,之后下降;3)流动人口数量在2014年达到顶点,之后稳步减少;4)自2013年起,农村流入城镇的人口主体从成年人变为未成年人;5)2013年以后,城镇与农村的人均消费水平已经相差无几。
 
因此,从人口角度看,2013年是猪肉需求的顶点,之后的需求萎缩基本不可逆。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2016下半年以来各地环保拆迁如此生猛,价格仍然跌跌不休:整体看不是因为猪养的多了,而是因为需求还在走低。对于整个行业,应对这一变局的唯一有效路径就是继续去产能;对于具体从业者,则是优化成本结构和经营模式,首先确保自己在这个大趋势中生存下来。(来源:布瑞克咨询)